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bv1946伟德入口 > 互联网 > 除了上涨154,基于比特币现金BCH二层网络能实现

除了上涨154,基于比特币现金BCH二层网络能实现

2019-11-01 13:55

原标题:基于比特币现金BCH二层网络能实现区块链2.0以太坊的智能化吗?

姓名:朱睿琦

本文改自我在去年九月爱西欧一刀切后发的微博头条文章《区块链技术能够脱离代币独自发展吗?》

去年今日(2017年8月1日),比特币现金(BCH)横空出世,当它最开始被提出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个新生的区块链资产是否有价值,是否能够生存下去。然而时隔一年,它以顽强的生命力就不断和比特币争夺市场的领导权和话语权,甚至命名权。

第0章 引言 现在市场上有不计其数的区块链项目,多如牛毛,各个项目都认为自己是最牛逼的,都声称自己能改变世界。区块链1点零,2点零,3点零,现在已经有项目喊自己是区块链5点零了。在这样下去,区块链250点零也很快就要到了。 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的区块链吗?这个世界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区块链。 第1章 以太坊的智能合约 以太坊被称为区块2.0,以太坊的成功,带来了区块链恐怖的创新热潮,无数的区块链操作系统项目被发明出来,都称自己是公链。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公链之争。如果你做一个区块链项目,如果不能实现以太坊的功能,好像就是一种耻辱的落后。比特币就是被太多人称为落后的技术。 比特币作为一个笨协议是一种耻辱的落后吗?完全不是,基于比特币现金的二层网络可以实现所有以太坊的创新,同时可以保持很低的手续费和无限的可扩展性。 以太坊的做法是将合约代码托管到区块链上,并且要求所有的节点执行计算这些代码。托管到区块链上就可以获得合约代码不可修改,所有节点执行也是必然会产生相同的结果,所以使用代码的用户是不需要单独信任一个节点的,他只需要相信这个以太坊网络,就可以获得确定性结果。这就是我们讲的代码无须信任化,就是不需要单独信任某个单一的节点,甚至是可以自己运行一个非挖矿节点来验证。 我们举个例子会更清晰,在以太坊上执行了一整年的eos众筹合约的基本原理是这样的,用户会向eos的合约地址发以太币,用以购买代币,合约每隔23小时会计算一下收到多少以太币,然后使用200万除以收到的以太币总数,就得到一个以太坊可以买到多少个eos,然后合约就可以计算出每个用户购买到多少代币,最后用户可以调用合约来取回他买到的eos代币。 使用以太坊来执行这个合约得到的好处是,合约代码是托管到以太坊区块链上,公开透明,不可篡改,规则是定死了的,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用户只需要相信以太坊这个网络不会出问题,那就可以通过这个合约来购买eos的代币,保证童叟无欺。 而问题是这样的,手续费很高,以太坊可处理的交易数量非常少,平均每秒太约能处理15到30笔。这个问题是非常大的,可以让使用一种攻击手法来获得更便宜的价格。 eos的众筹是同时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展开的。我们称直接通过eos合约来购买代币称为一级市场,通过交易所来买代币,称为二级市场。 eos的合约是每23小时结算一次,在离结算前10分钟,一般一级市场的价格会大大低于二级市场,然后在最后10分钟内,就会有大量的人涌入进一级市场买币,并且在二级市场卖出,通过这样来实现搬砖套利。 而在这10分钟内,如果有人对以太坊全网发起大量的交易,就可以堵塞整个网络,以防止别人往合约地址里转币,从而维持一级市场的低价。这样的事情发生过非常多次。 前一段时间的佛魔3D也被人通过制造了3分钟的拥堵时间,从而拿走了巨额奖金。 你很难想象在一个金融系统上,可以制造一个禁止所有竞争对手,只有你一个人来操作的事情。试想,如果你在一个交易所,可以禁止所有其他用户3分钟参与交易,只有你来交易的后果吗? 以太坊将所有的合约都托管到主链上,并且在主链上执行必然会带来这样的结果。让我们来看看比特币现金是怎么做的。 第2章 比特币现金的解决方案 比特大陆的姜家志他们在比特币现金上搞了一个虫洞项目,海外也有团队搞了Keoken项目,现在又出来一个bitcointoken,使用的原理都差不多。都是基于比特币现金区块链的二层智能合约平台。 基本原理这样的,所有的合约代码以交易的方式托管到比特币现金主链上,存放在op return字段里,但比特币现金主链并不执行合约代码。合约代码托管在比特币现金主链,就获得了代码的不可篡改性。 而代码的执行则交给虫洞的客户端来执行,虫洞客户端会读取比特币现金主链上的代码,然后执行,并反馈给网络结果,并且将执行结果以交易的方式再次写入比特币现金区块。这样执行的结果也获得了不可逆性。 因为以太坊的合约是所有的矿工节点都会执行并且会得出一个相同的结果,而虫洞协议只是BCH矿工节点不执行合约,而是交给其他节点去执行,请问,这两者的安全性是一样的吗? 第3章BCH二层网络的安全性分析 在安全模型性上,虫洞的安全性和以太坊的安全性也是一样的。在以太坊上,安全模型是这样的。比如我们要在以太坊网络执行1 1这个合约,正确的结果就是2。 以太坊的矿工,在挖到一个区块后,就会执行这个合约,他执行的结果必然是2,但他可以作恶,故意骗所有用户是3,用户也是没有办法的。但其他矿工节点,也会去执行这个合约,如果他们执行的结果是2,那就会孤立掉这个作恶的矿工的区块,这个矿工就会损失掉一个区块的奖励和手续费。所以说,这就是所谓的区块链是无须信任的根本原理,是因为我们认为区块链网络上的挖矿节点没有人会冒被孤立区块的风险,去发布一个假的结果。 普通用户不运行完整节点,也没关系,他只需要随机访问网络上的其他完整节点,并索要合约结果,一对比就知道有没有问题了。因为网络是开放的,任何作恶的节点是无法阻止用户去访问其他节点查询对比结果的。 而虫洞的安全模型也是一样的,合约代码和执行结果都被托管到比特现金主链区块上,合约的执行是由虫洞客户端执行,并将执行结果发到BCH主链上。我们先假定虫洞客户端是不作恶的。BCH主链上的矿工有可能作恶吗?这是不可能的,因为BCH主链区块上的矿工不可能冒被孤立区块的风险故意去制造一个和正确结果相冲突(双花掉对的结果交易)的假的执行结果。矿工节点确实可以打包一个假的合约结果,但它无法删除正确的合约结果,那这就不会影响用户的资产。 现在我们假定某一个虫洞客户端会作恶呢?所有的虫洞客户端都可以识别出真的执行结果,并反馈给用户。但如果有一个虫洞客户端要作恶,故意给用户一个假的合约结果,毫无疑问,矿工节点都会打包这个假的合约结果,但这个作恶的客户端无法阻止用户去访问别的客户端的获得正确的结果的,矿工节点也不会拒绝打包这些正确的结果。用户就可以通过更换客户端来获得正确的结果。这和以太坊是一样的,以太坊节点也是可以欺骗连在它上面的轻钱包的,但节点是无法偷钱的,用户只需要将私钥导入到另外一个钱包,就可以获得正确的余额。 有没有可能一个虫洞客户端和矿池合作,来完成诈骗呢?这个类似于矿池节点整合了虫洞客户端。同样不可能,因为其他这个作恶的虫洞客户端发出的错误结果,确实是会,但和上面第一种,矿池节点不敢冒自己区块被孤立的风险去双花掉对的合约结果,只有对的合约结果被其他矿工记录在区块上,用户的资产就可以换一个钱包就可以在链上读取出正确的结果。 最后,有没有可能所有的虫洞节点都来作恶呢?那就是遇到诈骗集团,和设计一个诈骗合约一样的。这和以太坊上的合约也是一样的,以太坊可以设计一个诈骗合约,骗所有人的钱。 第4章 比特币现金的主链 二次网络的架构的优点 比特币现金这种在主链托管代码,但不执行,在二层网络节点上执行的做法,不会对主链造成巨大的压力。这样主链就可以保证非常大的可扩展性。 而且在二次网络本身,各个合约之间是没有关联的,也无须关联,这样二层网络上的合约是可以无限扩展的。 就目前以太坊的架构,我们很难想象,在主链上可以同时运行10万个合约,但使用比特币现金的二层网络架构,那可以运行无数个合约。 第5章 如果我是对的或错的,区块链的未来是什么样子? 如果我们是对的,那以太坊带来的区块链操作系统,让整个世界错误的在这个方向上走了四年多。 以太坊的成功,让区块链世界里几乎所有人都在追求创造各种新奇的区块链操作系统,今年新挤进加密数字货币市值排行版前20的,eos,cardano ada,波场,小蚁Neo,都是区块链操作系统,还有排行更后一点的。 比特币现金提出的二层网络智能合约平台,终于给区块链世界带来的一点新的希望。如果我们是对的,那未来比特币现金将会占据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值的大部分份额,大量的区块链业务会迁移到比特处现金网络上来,形成巨大的网络协同效应。 如果如果我是错的呢?我并没有100%的信心说我这套逻辑肯定是对的,因为太多的人不同意我的说法,他们也都是一些牛逼的人,聪明的人,很多人也是本着改变世界的心态来参与,而不是跑来骗钱的。他们这些人甚至有大量的海归,说着流利的英语,博士学位,写的代码都是牛逼的算法,…… 但如果真的是我错了,那区块链的世界应该是这样的:各种链非常多,各条链都会占据部分市场,而在所有这些链的顶端,会存在另外一种特殊的链,跨链的链。闪电网络,中继,侧链,都是拥有跨链的功能,现在最火的跨链的项目包括cosmos,波卡,闪电网络,都是试图在各种链上完成衔接作用,在跨链协议上形成网络效应。 第6章 结束语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主链可以无限扩展的笨协议,配上二层网络来实各种的智能终端的区块链。只要比特币现金的主链可以无限扩展,区块可以是32M,64M,128M,……,1G,32G,比特币现金的笨协议加上智能终端必然改变世界。 作者:黄世亮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官网,学号:15180288015

行业外的人似乎对区块链去token化最有兴致,因为他们觉得区块链就是区块链,没有必要非得和token挂钩。呵呵,门外汉就是门外汉。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没有token就没有区块链。

比特币现金(BCH)预售时的价格为550美元,由于初期不被看好,诞生首日的价格跌至300美元,如今涨至763美元,一年上涨154%,稳居全世界数字货币市值排行榜第四位。

责任编辑:

参考:

1.代币(token)到底是什么?

代币(token)是区块链里最重要也是国内业界最迷糊的一个概念。

随着数字货币市场的火爆,很多人都在说“炒币”,你们所炒的数字币就是一个区块链项目的代币。

只是百分之九十的人只知道它就是一个币而不知道其背后代表的技术,有什么前景。

通俗上说,你可以理解token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不同的token代表不同的项目不同的技术与功能。

其实token不完全等同于数字货币,只是我为了方便小白们理解把标题里的token用数字货币来近似替代。

代币对应的英文应该是token coin,或者trade token,常简略为token。不过反过来token就不仅仅是代币,但它并没有准确的唯一的中文名称,于是常被错误或者无奈地翻译成了代币,或者更糟糕:“令牌”。token是个概念很大的单词。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写过对于EOS的token,可以理解“通证”,意味着你被赋予了一起建设EOS社区的权力。

比特币现金(BCH)发展过程中究竟历经了哪些波折,又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呢?接下来,巴比特就带大家做一个回顾和梳理。

           

2.区块链技术能不能脱离代币独自存在?

前段时间看到篇新闻报道,题目为“禁止比特币交易不代表不发展区块链技术”因此引发出了两个问题。

1. 比特币和区块链到底有什么联系

首先必须要知道一点,在中本聪的白皮书里,根本没有区块链(blockchain/block chain)这个词,只有chain。

一句话,比特币带来了区块链技术,但比特币为代表的区块链1.0只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且是目前为止最成功的应用。解决了数字货币支付和价值流。

但区块链应用远不止,比如区块链2.0的代表以太坊,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在智能合约上,利用计算机代码,设定好条件等,就能不需要人工干预自动直接执行合约上的协议,而且任何人都不能更改这个合约,相比依靠第三方如介绍人,中介机构执行合约,区块链技术带来的智能合约更加公开透明。

因为它不属于任何人任何公司,只知道执行合约上的代码,且代码不能被更改。

接下来就是区块链3.0的展望,目前还没有成熟的应用代表,初衷就是利用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在房产,遗嘱,政府医疗,保险等方面开展应用。

2.区块链能不能脱离代币独自存在

None,没有token就没有区块链。先举个通俗易懂的例子表明token在公有链里的作用

沃尔玛之类的超市中有免费存包柜,可以让大家免费、方便地存储物品。但因为完全免费,总是有无聊的人可能把超市的存包柜全占了。

而收费则会导致他想搞的破坏越大他自己的成本越高,因此收费机制可以简单有效防范存包柜被无聊或者居心叵测的家伙滥用。

因此作为没有中心机构去维护网络的区块链必须要有token,必须收费,否则就整个网络就瘫痪了。

如果比特币转账不需要收取手续费(token),那么就有作恶的人去发出无数个小额交易把比特币网络弄瘫痪。

以太坊的token-ETH在以太坊系统里的作用:

以太坊的设计中有GAS机制,也就是说你在以太坊上发行程序运行一个智能合约需要消耗token。 这大大增加了在以太坊这条公有链上的发行成本以及安全性。

如果没有token来增加作恶成本,黑客以及别有用心的人就可以写一个可以无限循环的代码在以太坊系统中运行,导致以太坊系统的瘫痪。

 同时在整个系统中代币可以作为维护系统正常运行的矿工们的奖励,拥有好的奖励机制能不能促进优秀团队的开发动力? 而代币的出现就能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

总之,区块链项目里面所使用的token,尽管通常被翻译为代币,其实它通常涵盖了以上多种甚至全部功用。

通过以上我举的例子可以体现token的两个功能,一,增加作恶成本,保障网络的安全;二,作为奖励激励矿工或节点去运行和维护区块链网络。

因此可以设想,如果脱离了token的区块链会变得多么地脆弱和不可靠。

更多干货请搜索:“区块链学长说”公众号

历史之辩:谁才是真正的比特币?

【嵌牛导读】:以太币(ETH)是以太坊(Ethereum)的一种数字代币,被视为“比特币2.0版”。下面会对以太坊进行简要的介绍

纵观比特币现金(BCH)的发展路线,从始至终都是围绕着“如何成为最好的货币”。

【嵌牛鼻子】:以太坊,挖矿

从扩容之争开始

【嵌牛提问】:以太坊的工作原理是什么?以太坊的运行是如何维护的?

“扩容之争”是一个始终伴随比特币发展,并横亘其中的话题。争执两派既有共识,又有异议。他们一致认为比特币原有的1MB 容量限制意味着:网络阻塞,从而降低了交易确认速度,由此产生高额手续费,最终不利于用户体验。而他们的异议在于不同的解决方案。一个方法是是增大区块容量,另一个则是被称为隔离见证的技术改造方法。

【嵌牛正文】:以太坊的工作原理是什么?

2017年,比特币迎来第二个大的爆发期,价格一度突破6000美元。长达三年之久的扩容之争随之彻底进入了白热化阶段,core开发组和大区块支持者的矛盾已经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

以太坊的本质就是一个基于交易的状态机(transaction-based state machine)。在计算机科学中,一个 状态机 是指可以读取一系列的输入,然后根据这些输入,会转换成一个新的状态出来的东西。

在这个大背景下,在中间派代表人物Barry Silbert四处奔走呼吁,扩容之争的各派支持者走到了一起,联合签署了纽约共识,但是core开发组拒绝派代表参加。

根据以太坊的状态机,我们从创世纪状态(genesis state)开始。这差不多类似于一片空白的石板,在网络中还没有任何交易的产生状态。当交易被执行后,这个创世纪状态就会转变成最终状态。在任何时刻,这个最终状态都代表着以太坊当前的状态。

随后,纽约共识计划部署隔离验证、取消区块大小1M限制,支持2M区块。然而由于最初签署者鱼池的临时退出,使得纽约共识困难重重,名存实亡,更多的大区块支持者投向了比特币现金(BCH)的怀抱。

以太坊的状态有百万个交易。这些交易都被“组团”到一个区块中。一个区块包含了一系列的交易,每个区块都与它的前一个区块链接起来。

比特币分叉前夕出击

为了让一个状态转换成下一个状态,交易必须是有效的。为了让一个交易被认为是有效的,它必须要经过一个验证过程,此过程也就是挖矿。挖矿就是一组节点(即电脑)用它们的计算资源来创建一个包含有效交易的区块出来。

2017年7月22日,比特币现金(BCH)被提出,为了赶在比特币隔离验证之前复制账本,仅仅一周后的8月1日,比特币现金(BCH)就开启了硬分叉,第一个区块在区块高度478559上被挖出,这也标志着比特币现金(BCH)的诞生。

任何在网络上宣称自己是矿工的节点都可以尝试创建和验证区块。世界各地的很多矿工都在同一时间创建和验证区块。每个矿工在提交一个区块到区块链上的时候都会提供一个数学机制的“证明”,这个证明就像一个保证:如果这个证明存在,那么这个区块一定是有效的。

比特币现金(BCH)的诞生给扩容之争画上了一个句号,但却同时开启了另一场争夺:谁才是真正的比特币?

以太坊合并了很多对比特币用户来说十分熟悉的特征和技术,同时自己也进行了很多修正和创新。比特币区块链纯粹是一个关于交易的列表,而以太坊的基础单元是账户。以太坊区块链跟踪每个账户的状态,所有以太坊区块链上的状态转换都是账户之间价值和信息的转移。账户分为两类:

比特币现金(BCH)和比特币(BTC)是孪生兄弟,比特币现金(BCH)产生之初是以“糖果”的形式分到比特币用户手中的,所以最初的比特币现金(BCH)的用户也是比特币的用户。

1.外部账户(EOA),由私人密码控制

说白了,比特币(BTC)和比特币现金(BCH)之争不仅仅是大区块小区块之争,更多的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之争。

2.合约账户,由它们的合约编码控制,只能由外部账户“激活”

比特币(BTC)部署了隔离见证,更注重扩展性,致力于构建自己的生态。而比特币现金(BCH)删除了隔离见证,直接扩大到最大8MB的区块大小,更加专注于比特币的“货币”属性。但一致的是,他们都并不排斥闪电网络,及部署智能合约的方向。在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也分别用各自的行动践行着自己的梦想与理念。

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说,两者基本的区别在于外部账户是由人类用户掌控——因为他们能够控制私钥,进而控制外部账户。而合约账户则是由内部编码管控。如果他们是被人类用户“控制”的,那也是因为程序设定它们被具有特定地址的外部账户控制,进而被持有私钥控制外部账户的人控制着。“智能合约”这个流行的术语指的是在合约账户中编码——交易被发送给该账户时所运行的程序。用户可以通过在区块链中部署编码来创建新的合约。

百天后,终于存活下来

只有当外部账户发出指令时,合约账户才会执行相应的操作。所以合约账户不可能自发地执行诸如任意数码生成或应用程序界面调用等操作--只有受外部账户提示时,它才会做这些事。这是因为以太坊要求节点能够与运算结果保持一致,这就要求保证严格确定执行。

比特币现金(BCH)发展的路上并不是一帆风顺的。9月和10月是考验比特币现金(BCH)的两个月。外部的因素是中国对数字货币行业的监管,很多新生币种从那时起就因为监管而消失。内部原因则是比特币现金(BCH)前期的算力难度调整机制,让比特币现金(BCH)的发展受到了严重的阻碍。

和比特币一样,以太坊用户必须向网络支付少量交易费用。这可以使以太坊区块链免受无关紧要或恶意的运算任务干扰,比如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攻击或无限循环 。交易的发送者必须在激活的“程序”每一步付款,包括运算和记忆储存。费用通过以太坊自有的有价代币,以太币的形式支付。

对于比特币现金(BCH)的支持者来说,11月13日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比特币现金(BCH)算是真正存活下来了。

交易费用由节点收集,节点使网络生效。这些“矿工”就是以太坊网络中收集、传播、确认和执行交易的节点。矿工们将交易分组——包括许多以太坊区块链中账户“状态”的更新——分成的组被称为“区块”,矿工们会互相竞争,以使他们的区块可以添加到下一个区块链上。矿工们每挖到一个成功的区块就会得到以太币奖励。这就为人们带来了经济激励,促使人们为以太坊网络贡献硬件和电力。

最初应用在比特币现金(BCH)网络的DAA保证了该货币的繁荣,但是也产生了疯狂的算力波动。最终,社区选择了来自Bitcoin ABC首席开发者 Amaury Sechet提出的DAA提案,通过硬分叉修复DAA。协议共识的改变意味着出块时间的稳定保持在10分钟左右。

和比特币网络一样,矿工们有解决复杂数学问题的任务以便成功地“挖”到区块。这被称为“工作量证明”。一个运算问题,如果在算法上解决,比验证解决方法需要更多数量级的资源,那么它就是工作证明的极佳选择。为防止比特币网络中已经发生的,专门硬件(例如特定用途集成电路)造成的中心化现象,以太坊选择了难以存储的运算问题。如果问题需要存储器和CPU,事实上理想的硬件是普通的电脑。这就使以太坊的工作量证明具有抗特定用途集成电路性,和比特币这种由专门硬件控制挖矿的区块链相比,能够带来更加去中心化的安全分布。

很多BCH的支持者认为,BCH和BTC的竞争从此刻,正式开始。

二次硬分叉,从8M到32M

2018年初5月15日,比特币现金(BCH)进行第二次硬分叉,将区块大小上限从8M提升到32M,同时恢复9个早期在比特币上被禁用的操作码。除此之外,此举还将交易数据结构中的OP_RETURN数据载体从80字节增加到220字节。

这一次硬分叉,不仅仅是延续了比特币现金(BCH)通过扩容达成解决拥堵,降低手续费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它将释放基于BCH的智能合约以及代币化的能力。智能合约并非一定要图灵完备,此番部分OP代码的复活,能增加协议扩展接口,为未来上线智能合约打下基础。

硬分叉升级刚过去不久,比特币现金(BCH)开发团队又开始为2018年11月15日的升级做准备了。7月5日,比特币现金开发团队Bitcoin ABC发布了比特币现金升级时间表,详细说明了下一步的计划。开发人员要在8月15日之前就要完成下一次升级的协议更改。并于10月15日结束测试发布新版本。

压力测试正在进行中

比特币现金社区有人提出将对BCH进行新一轮的压力测试。此次压力测试则主要是针对比特币现金硬分叉升级之后的32MB的区块上限。

为了保证此次压力测试的有效性,而不被当成一次攻击,测试团队建立了一个网站,人们可以事先将签名和raw tx上传,当达到压力测试约定的时间点时,所有的tx将按照一定的顺序播出。目前这个网站已经被推出,并将测试时间是定为北京时间2018年9月1日晚20:00。

未来之光:智能合约赋予的想象力

尽管比特币现金(BCH)的成功与否尚需时间的验证,但其社区开发者的效率和创新能力是值得赞扬的,这一点体现在很多方面。

推出智能合约方案

7月19日,BCH智能合约方案正式推出,是一个名为Wormhole(虫洞)的项目。该项目始于今年的5月份,Wormhole cash是基于Bitcoin Cash区块链实现的,在不改变现有BCH共识规则的情况下,使得BCH区块链实现Token的发行、转移和燃烧等基本功能。

尽管目前来讲,Wormhole还停留在概念层面,但它对标的明显是已经发行Token千余种的以太坊。以太坊已经有了一套较为成熟的发币机制,并且无需成本。Wormhole协议虽说已经有了具体的发币模式,但未来能抢占多大的市场还是个未知数。

但是不得不说,智能合约对于BCH的意义是巨大的。

一方面,它会推动BCH的普及和使用。这一点主要得益于Wormhole协议中的基础货币WHC,因为如果在BCH上发行Token,不可避免的就需要使用BCH进行兑换WHC,发的Token规模越大,所使用的BCH就会越多。

另一方面,它将加速BCH相关应用研发。凭借自主执行的智能合约,在以太坊上面已经涌现出数百种去中心化应用,现有的BCH应用如果遇上智能合约会不会出现新的惊喜,也是令人期待的一件事。

迎来两个代币发行方案

除此之外,BCH社区又推出了新的代币方案。一个是来自Cryptonize.it开发者提出的Cryptonized Cash(CC)协议,另一个是由Jonald Fyookball,James Cramer,Unwriter,Mark B. Lundeberg,Calin Culianu和Ryan X. Charles六个开发者提出的Simple Ledger Protocol(SLP)。

Cryptonized Cash是采用的我们常说的染色币技术。染色币技术其实早在2013年时就已经在比特币网络亮相。Cryptonized Cash将它使用在比特币现金(BCH)网络中,它100%开源的,不用经过许可就能够立即使用。染色币可以代表代金券,优惠券,代币,山寨币或其他资产等。

而关于Simple Ledger Protocol(SLP),该协议的6名开发者已经联名发布了题为《Simple Ledger Protocol:一个基于BCH的代币系统》的论文,详细介绍了这一方案是如何实现的,以及是如何发行Token的。该协议和Wormhole协议一样无需改变BCH的共识,也是利用OP_Return来存储交易中的元数据。

整合“石墨烯”技术

BCH代币化方案Group和Tokeda以及虫洞Wormhole的推出,着实让支持BCH智能合约的开发团队nChain火了一把。而同样作为BCH的开发团队之一,Bitcoin Unlimited(BU)也丝毫不逊色,前不久“预共识(pre-consensus)”机制的提出,改善区块传播时间指日可待。

不仅仅是预共识,为改善区块传播时间,近日,BU再放大招,宣布在其客户端里整合石墨烯区块传播技术。“石墨烯(Graphene)”协议是一种利用布隆过滤器(bloom filter)以及可逆式布鲁姆查找表(IBLT)降低带宽将区块传播到全节点的新方法。据称,石墨烯技术比致密区块(Compact Block)和极瘦区块(Xthin Block)的效率要高出10倍。

由此可以看出,目前BCH社区讨论非常热烈,竞争非常强烈,这对于BCH的发展无疑是一件好事。

本文由bv1946伟德入口发布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除了上涨154,基于比特币现金BCH二层网络能实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