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bv1946伟德入口 > 科学 > 山大主办儒学研究现状与未来展望研讨会,山大

山大主办儒学研究现状与未来展望研讨会,山大

2019-10-06 15:45

庞朴留下的空白将长时间无人填补

  [本站讯]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山东大学终身教授,著名哲学家、历史学家、中国哲学史专家、文化史专家、简帛学研究的开拓者、当代儒学大师庞朴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1月9日20时49分在济南逝世,享年87岁。1月13日下午,庞朴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济南殡仪馆举行。  庞朴先生逝世后,以多种形式对其逝世表示沉痛悼念并对其家属表示亲切慰问的中央和省部领导同志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院长许嘉璐先生,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山东大学前任校长、中央综治办专职副主任徐显明;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韩喜凯,中共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李群、组织部长高晓兵、宣传部长孙守刚,山东省副省长于晓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省教育厅、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委区政府,中国社会科学院、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等党政机关及企事业单位;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中国孔子基金会、中国孔子研究院、国际儒学联合会,中国哲学史学会、安徽省朱子研究会、岳麓书院、中国文化书院、浙江省儒学学会等社会团体和学术机构;吉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兰州大学、四川大学等部分高校;饶宗颐先生、余英时先生、李泽厚先生、杜维明先生、安平秋先生等知名学者,以及教育部社会科学司司长张东刚、山东省文化厅厅长徐向红、山东省文物局局长谢治秀等分别以唁电、唁函、敬献花圈等多种方式表达对庞朴先生逝世的悼念和对其家属的慰问。庞朴先生生病住院期间,山东大学党委书记李守信、校长张荣等校领导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多次前往医院看望或对其家属表示慰问。  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孙守刚,山东大学党委书记李守信、校长张荣,原山东政协副主席王志民,山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陈迪桂,原山东大学党委书记陈之安,国际儒学联合会学术委员会主任李存山,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总编辑、《历史研究》主编李红岩,江苏省淮阴区区委区政府代表,北京大学《儒藏》编纂与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魏常海,中山大学哲学研究所所长陈少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山大学等高校的教授学者,庞朴先生生前好友及山东大学师生300余人参加遗体告别仪式。  告别大厅内,上方悬挂着“沉痛悼念庞朴先生”的黑底白字横幅,两侧悬挂“游思天人际,幸留高文垂千古;管领绝续间,又伤学苑弱一人”的挽联,四周摆放着社会各界人士敬献的花圈。庞朴先生安详地躺在鲜花丛中,身上覆盖鲜红的党旗,大厅中回荡着沉重的哀乐,引人无限哀思。前来吊唁的人们深深鞠躬,向庞朴先生作最后的告别,许多人泣不成声。  庞朴先生1928年10月生于江苏省淮阴县。历任山东大学讲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总编辑、《历史研究》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科学文化发展史》国际编委会中国代表、国际简帛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儒藏》编纂与研究中心总编纂、山东大学儒学研究中心主任、山东大学终身教授、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  庞朴先生长期从事中国哲学史、思想史、文化史等方面的教学和研究,学术成就卓越,蜚声海内外。早在20世纪60年代,庞朴先生和葛懋春先生即以鲁春龙为笔名发表系列文章,探讨中国传统文化和古代哲学,显示了出色的治学才华,为学界所瞩目。70年代,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后,庞朴先生的学术生命进入高峰期,他所提出的“火历”说,再现了一种遗佚已久的上古历法,获得天文史学界的高度评价。80年代,庞朴先生率先发出注重文化史研究的时代呼声,作为文化热的灵魂人物和领军人物推进了文化研究热潮。90年代,庞朴先生致力于中国辩证思想的研究,提出了“一分为三”说,揭示了中华文化的密码和精髓;同时期,庞朴先生对马王堆帛书和郭店楚墓竹简的研究,解开了思孟五行说等千古谜团,博得了海内外学者普遍赞誉,成为该领域备受推重的权威学者。进入21世纪,庞朴先生特别重视传统文化的普及和弘扬,主持《儒学小丛书100种》的撰写工作,以求学问的上学而下达,代表了他为儒学复兴所付出的最后努力。  作为海内外有着广泛影响的著名学者,庞朴先生2004年以年逾古稀之身受邀重新加盟山东大学,创建山东大学儒学研究中心,推动儒学的研究、传承与传播,极大地提升了山东大学在全球儒学界的影响力。庞朴先生创办的《儒林》杂志,主办的“儒学全球论坛”,主持的《儒家学案(系列)》、《20世纪儒学通志》、《儒学小丛书》、《中国儒学通志》等儒学研究重大课题,反响巨大,广为学界同仁所称道。2010年山东大学在儒学研究中心的基础上,成立儒学高等研究院,庞朴先生担任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同年9月,为表彰庞朴先生在儒学研究领域中所作出的杰出贡献,第三届世界儒学大会授予他当今儒学研究领域的最高奖项“孔子文化奖”。2014年8月,凭借30余年来对于传统文化的坚守与倡导,庞朴先生被评为全国书博会“年度主题读书人物”。  庞朴先生是近30年来儒学研究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是近30年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复兴的主要倡导者、引领者和推动者。庞朴先生的逝世,是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领域特别是儒学研究的巨大损失,他所创造的辉煌学术业绩将永远沾溉后人。  庞朴先生千古!  相关链接:山东大学终身教授庞朴先生逝世

  [本站讯]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山东大学终身教授,著名哲学家、中国哲学史专家、文化史专家、儒学泰斗庞朴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1月9日20时49分在济南逝世,享年87岁。  庞朴先生1928年10月生于江苏省淮阴县。历任山东大学讲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副总编辑、《历史研究》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人类科学文化发展史》国际编委会中国代表、国际简帛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儒藏研究中心总编纂、山东大学儒学研究中心主任、山东大学终身教授、儒学高等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  庞朴先生长期从事中国哲学史、思想史、文化史等方面的教学和研究,学术成就卓然,影响深远。20世纪60年代,庞朴先生和葛懋春先生以鲁春龙笔名发表系列文章,探讨中国传统文化和古代哲学,在学术界崭露头角,引人注目。70年代,庞朴先生提出了“火历”说,再现了一种遗佚已久的上古历法,获得天文史学界的高度评价。80年代,庞朴先生率先发出注重文化史研究的时代呼声,作为文化热的灵魂人物和领军人物推进了文化研究热潮。90年代,庞朴先生致力于中国辩证思想的研究,提出了“一分为三”说,揭示了中华文化的密码和精髓;同时期庞朴先生对马王堆帛书和郭店楚墓竹简的研究,解开了思孟五行说等千古谜团,博得了海内外学者普遍赞誉,成为当今学界所推重的权威学者。进入21世纪,庞朴先生特别重视传统文化的普及和弘扬,主持《儒学小丛书100种》的撰写工作,以求学问的上学而下达,让人们从中获得安身立命的真谛。  作为在海内外有着广泛影响的著名学者,庞朴先生2004年受邀重新加盟山东大学,创建山东大学儒学研究中心,推动儒学的教育、研究、传承与传播,极大提升了山东大学在全球儒学界的影响力。儒学研究中心创办的《儒林》杂志、“儒林”沙龙、“儒学全球论坛(2005-2010)”,反响巨大,广为学界同仁所称道。2010年山东大学在儒学研究中心的基础上,成立儒学高等研究院,庞朴先生担任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同年9月,在山东曲阜召开的第三届世界儒学大会上,庞朴先生被授予当今儒学研究领域的最高奖项“孔子文化奖”,以表彰他在该领域研究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重返山大以后,庞朴先生先后主持了《儒家学案(系列)》、《20世纪儒学通志》、《中国儒学通志》、《儒学小丛书》等儒学研究重大课题,选题持重允当,成果蔚然可观,广受学界好评。2014年8月,庞先生凭借30余年来对于传统文化的坚守与倡导,以高龄之身牵头组织当代名家主编经典普及读本等业绩,被评为全国书博会“年度主题读书人物”。  庞朴先生是近30年来儒学研究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是近30年来儒学复兴的主要推动者和引领者。庞朴先生的逝世是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领域特别是儒学研究的巨大损失,他所取得的学术成就在中国当代学术史上留下了重要篇章。  相关链接:沉痛悼念庞朴先生       庞朴教授当选全国书博会年度主题读书人物       庞朴先生治学历程和学术成就专题片       山大儒学小丛书项目启动仪式举行       填补儒学研究空白项目“先秦儒学学案”启动       庞朴先生“大家讲坛”讲解“一分为三”       王学典:启蒙的悖论——庞朴与八十年代传统文化的复兴

bv1946伟德入口 1  [本站讯]12月26日,由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主办的庞朴先生逝世一周年追思会暨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兼第一副院长叶小文、国际儒联秘书长牛喜平、山东大学副校长胡金焱出席研讨会并致辞。  叶小文在致辞中介绍了庞朴先生对自己学术研究和行政工作的影响,表示先生的学术思想让自己受益良多。他强调,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出要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因为这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文化根基和价值支撑。希望大家在庞朴先生这样杰出学者的精神引领下,将我们的学术工作投入到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建设中去。牛喜平表示,庞朴先生为我们树立了治学的榜样,为我们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积累了经验和智慧,他重视儒学基础理论研究和空白项目研究的做法,为我们组织安排学术研究提供了思路和借鉴,他对文化问题的阐述增强了我们对民族文化的自信和文化传承的自觉,对读经和礼仪问题观点为我们正确处理传统文化的内容与形式问题提供了启示。胡金焱在致辞中介绍了庞朴先生的学术之路以及先生与山东大学的不解之缘,表示庞朴先生是山东大学的骄傲。2005年,先生受邀重回山大,创建儒学研究中心,极大提升了山大在儒学研究领域的影响力;学校在此基础上成立了儒学高等研究院,先生也给予了关怀和帮助。胡金焱介绍了儒家文明协同创新中心的创建与发展情况,表示中心旨在进一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促进社会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和价值观自信,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这也是庞朴先生在儒学研究方面的遗志。希望各位专家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心的工作,共同推动儒学的复兴。  本次研讨会以“儒学研究现状检讨与未来展望”为主题,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刘梦溪先生、中央民族大学资深教授牟钟鉴先生、北京大学著名教授李中华先生、北京师范大学原哲学系主任周桂钿先生、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先生以及深圳大学文学院院长景海峰教授、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朱汉民教授、华东师范大学陈卫平教授、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姜广辉教授等参加会议并结合主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与会专家认为,庞朴先生是当代最富有思想深度的学者,是兼思想家与史学家于一身的一流学者;如果说梁漱溟、冯友兰是第一代学者的代表,那么庞先生在第二代学者中最有代表性、最具原创性;庞先生是改革开放之后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领军人物,1978年在《历史研究》发表的《孔子思想再评价》是可以载入史册的,他的学术成就在整个中国哲学新时期开局里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突破了当时的文化环境局限,通过对民族思想的挖掘,更多地看到了传统文化的普遍性意义和价值;义理与考据有机结合是庞朴学术的重要风格,他对中国古典学有很深的体悟。与会学者深情回忆了他们与庞朴先生的密切交往,认为庞先生既是师长,又是朋友,他是智者,更是仁者,他是巍巍高山,又平易近人,他对后辈提携不遗余力,生活上关怀无微不至,先生虽然离开了我们,但其学术成就与精神品格永存。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执行副院长王学典教授作会议总结,他表示,从在座各位对庞朴先生学术贡献、精神品格的高度肯定来看,先生是当之无愧的国学大师、儒学大家。近代以来,传统文化经历了断裂、接续、复兴三个阶段,先生处在传统文化接续慧命的特殊历史时期,出色地完成了时代所赋予的使命。先生虽离开了我们,但其学术成就与精神品格永存。今天,传统文化复兴已经成为无法逆转的趋势,在座都是第三代学者主力,相信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儒学与中华文化一定能为民族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作出新贡献,再创中华文明新辉煌。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湖南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南大学、深圳大学、中国艺术研究院、首都师范大学、曲阜师范大学、《光明日报》、《中华读书报》等高校、科研单位、新闻媒体的40余位著名学者参加了研讨会。  庞朴先生1928年生江苏淮阴,1954年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研究生毕业,曾任山东大学讲师、《历史研究》主编、《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科学文化发展史》国际编委、国际简帛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儒藏研究中心总编纂等职。2010年被山东大学聘为终身教授、儒学高等研究院理事会副理事长、学术委员会主任,获当今儒学研究领域最高荣誉“孔子文化奖”。2015年1月9日庞先生在济南逝世,享年86岁。

bv1946伟德入口 2

1月9日20时49分,山东大学终身教授、儒学研究权威庞朴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济南逝世,享年87岁。

bv1946伟德入口,庞朴,字若木,原名声禄,1928年10月生于江苏省淮阴县。曾任山东大学讲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2010年被聘为山东大学终身教授。

去年11月初,庞朴便住进了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后来因感染肺炎,身体恶化,医治无效而永远离开了我们。

北京师范大学著名学者周桂钿与庞朴有几十年的交情。上世纪90年代,庞朴住处就在北京师范大学南门西边,时任师大中文系主任的周桂钿请庞朴来给学生作讲座,庞朴穿着短裤、骑着自行车,风尘仆仆地来了。当时他强壮的身体,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庞朴先生深厚的学术功底,是与周桂钿共同主编《中国儒学》之时被发现。其时,庞朴是《中国儒学》的总编辑,周桂钿任第4本的主编。周桂钿说,当时他深厚学术功底对自己有一定的影响。

庞朴先生是最早使用电脑的学者。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使用。著名学者楼宇烈、周桂钿,据说都是在庞朴先生鼓动下学的电脑,他有个理论就是,电脑一定要学,80岁开始学也不晚。

庞朴与周桂钿在学术上还有一个“论道”的小插曲。庞朴有一个论点这样阐释:“仁义之道,仁者爱人,义者杀人。”文章后面有非常详细的论证。周桂钿先生不同意这个观点,于是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研究,驳斥了他的写法。

后来庞朴先生在1996年的《读书》上,发文谈了自己读了周文章的想法,进行了自我批评。

2010年,山东大学要成立儒学高等研究院,哈佛燕京学社原社长杜维明亦是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聘请人之一。杜维明接到邀请后说,为什么请我,庞朴先生当然是最胜任之人。庞朴先生时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文组组长,国际地位非常之高。后来杜维明接受了北京大学的聘请,担任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

生活中的庞朴似乎是一位和蔼的普通老头,不过委实不是常人所理解的普通,“庞先生是一位真正能够将所学与生活融于一体的人,他的生活看似平常,实则不然。”山东大学教授冯建国说。

庞朴先生非常爱护自己的学生,随时随地可以让学生学到很多的东西。

一次,庞朴在住院打吊瓶的时候,突然对来看望的学生说道:“闲来无事,问你们一个问题。”

他递给来访的学生一张报纸,说:“你看一下报纸中这些美术作品有什么问题没有?”这位学生接过来左看右看,始终没看出什么问题来。于是,庞朴指着其中的一幅画说:“你看,司马迁怎么能有胡子呢?司马迁受过腐刑后而作《史记》,按理说是不应有胡子,虽然画上胡子会更美观,司马迁受刑前也会有胡子,但从文化史的意义上看,司马迁是不应画胡子的。”

在生活中,庞朴是个非常乐观的人。有次会议来了好多朋友,想请庞先生出席。他们说,都是老朋友,见一次就少一次了。人生无常,下次就不一定见到了。庞先生说,“怎么是见一次就少一次,是见一次多一次。”一字之差,先生乐观的生命精神现矣。

庞朴先生在生活中始终将学术和自身合二为一,气象不凡,却又简朴如初,而这恰是那个“三”。极高明而道中庸,正是庞朴其人其学的最大特色。

庞朴长期从事中国哲学史、思想史、文化史等方面的教学和研究,学术成就卓然,影响深远。

庞朴是以研究中国文化而成为名家的,他治学的基础最初都是在私塾中打下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四书《诗经》等等,在那时背得滚瓜烂熟的,由此启发了他对中国文化的兴趣和感性。

1949年,年仅二十出头的庞朴,为了追求真理,做了一件置生死于度外的事情:从蒋管区投奔到解放区。到了解放区,庞朴就留在了华东大学。后来,华东大学与青岛的山东大学合校,从此庞朴成为了山东大学的一员。

20世纪60年代,庞朴先生和葛懋春先生以鲁春龙笔名发表系列文章,探讨中国传统文化和古代哲学,在学术界崭露头角,引人注目。

上世纪70年代,庞朴先生提出了“火历”说,再现了一种遗佚已久的上古历法,获得天文史学界的高度评价;上世纪80年代,庞朴先生率先发出注重文化史研究的时代呼声,作为文化热的灵魂人物和领军人物推进了文化研究热潮;上世纪90年代,庞朴先生致力于中国辩证思想的研究,提出了“一分为三”说,揭示了中华文化的密码和精髓。

进入21世纪,庞朴先生特别重视传统文化的普及和弘扬,主持《儒学小丛书100种》的撰写工作,以求学问的上学而下达,让人们从中获得安身立命的真谛。

2010年9月,在山东曲阜召开的第三届世界儒学大会上,庞朴先生被授予当今儒学研究领域的最高奖项“孔子文化奖”,以表彰他在该领域研究中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学典曾表示,庞朴先生有着强烈的文化自觉,他一生对中国传统文化保有温情和敬意。“庞朴先生的去世是中国儒学研究、思想史研究、传统文化研究的重大损失。庞朴先生留下的空白将在很长时间内无人填补。”

《中国科学报》 (2015-01-16 第5版 人物)

本文由bv1946伟德入口发布于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山大主办儒学研究现状与未来展望研讨会,山大

关键词: